本溪。

深水埗。

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。不枉料峭周身绕,终有美色敬菲林。

胶片冲扫by @当时照相馆 

畏光。

重点是手环。

以朋克之名——后Joyside时代的边远(2)

以朋克之名——后Joyside时代的边远。

“不管是樱、萤或枫,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去它的美丽。

我们为了目击那一瞬的光彩,路途再远也愿意前往。

那里存在的不只是纯粹的美丽,人们亲眼确认它们失去小小的光芒,看到鲜艳的色彩在眼前凋零,会不自觉地松一口气。

当人们目睹一场美丽的盛宴消逝时,反而能找到安心感。”...


程璧同学

程璧2016.

晚秋

摄影师。
何老师。
当时照相馆NOW'STUDIO
文艺生活周刊zhoukan.cc

© 何脑斯 | Powered by LOFTER